2014年SDN发展 仅仅是个起点

从2009年业内第一次提出SDN概念开始算起,到今年已是第6个年头;从2011年开放网络基金会(ONF,Open Networking Foundation)成立开始计算,也已是第4个年头。相对于往年SDN的热炒,2014年无疑显得略微平淡,但是这一年SDN的商用进程悄悄加速,越来越多的厂商推出商用或试商用产品,也有更多的客户开始进行SDN部署或POC测试。

另外一方面,开源社区在SDN商用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也越来越显著:OpenDayLight(ODL)发布了氦版本,在集群以及SAL架构上做了很大的改进;ONLab推出了酝酿已久的ONOS开源SDN控制器,Open vSwitch(OVS)也加快了对OpenFlow协议的支持,从2.3版本开始正式全面支持OpenFlow 1.3以及OpenFlow 1.4部分特性;越来越多的SDN方案被用于OpenStack等云管理系统的网络底层实现方式。

相比之下,在SDN的ASIC芯片支持上进展相对缓慢。这使得数据中心主流的解决方案仍然是以Overlay方案为主,硬件交换机和控制器多厂商互通方案仍然离商用尚有距离。在非OpenFlow的SDN领域,厂商私有解决方案进展或许较快,无论是思科的ACI方案还是VMWare的NSX都赢得了一定的眼球。

在电信运营商领域,2014年有不少基于SDN的回传网络、光传输、CPE和流量优化等POC测试的发布,但是实际上它们大多都是基于现有产品的部分开放接口或集中管控改造的实验产品,很大程度上是已有技术的演进——包括基于边缘网络虚拟化、PCE技术乃至网络管理技术的演进。在运营商网络中,稳定可靠、性能的要求要高于灵活性,引入标准意义上SDN的门槛被抬高,而客户价值降低,这使得运营商在基础网络上始终属于技术上的保守派。可类比的实例是,2009年就有不少运营商开始评估测试电信网元的虚拟化,但是时至今日,NFV的大热才真正开启了运营商基础网络设施的虚拟化应用进程。

SDN的路线之争

SDN作为一种网络集中管控、开放接口的理念在ONF不遗余力的推广下得到业界认同,但是到底采用什么样的技术路线,却因为厂商观点和利益立场的原因并没有快速收敛,反而因为思科ACI解决方案、OpenDayLight开源项目影响力增加而日趋模糊。

从OpenFlow的理念来看,其将智能全部汇聚于集中的控制器,而转发面机械地执行转发指令即可,因而完全同质化。这样势必导致目前在网络产业中占据主要市场份额的硬件设备市场进入门槛大大降低,主导厂商地位因此受到威胁。他们从一开始抗拒SDN,继而拥抱SDN理念,然后力推和OpenFlow有显著差异的解决方案。

从已有的厂商SDN解决方案来看,绝大部分都在南向接口上支持OpenFlow 1.0或1.3,但是不少厂商都同时拥有自己的私有协议接口或已有IETF协议的变种,比如ONEPK,OpFlex,BGP、XMPP、NetConf和私有的RESTful接口。

当然出于市场推广的需要,他们基本都会声称是完全开放的接口,甚至会在IETF进行部分的标准化推进。这些方案和OpenFlow的根本性区别在于转发面仍然是自在的网络,脱离集中的控制器仍然可以运行基本转发业务,只开放通过API控制、影响部分转发面智能逻辑的能力,从而保留了硬件设备的差异化竞争能力。而ONF的架构文档中特别标明,SDN控制器必须具备对转发面的完全控制权,从而将此类方案统统划归在了“伪SDN”的范畴。

即使排除厂商的利益因素,单纯从技术角度来看,OpenFlow的完全控制转发分离架构对协议体系成熟度、控制器产品的实现难度而言更高。一个离开逻辑上集中的控制器就无法运转的网络架构,本身就蕴含了额外的风险和成本。类似的场景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电信网络在由随路信令向共路信令迁移的过程中,运营商新建设了一个更加可靠的控制平面来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其驱动力还包含信令数字化后带来信令容量提升、更快的接续速度、新业务支持等优势)。而在SDN的初期推广过程中,对于已有网络的SDN改造就面临额外支出的控制平面成本问题。如果初期SDN带来的收益不足以让客户付出此部分额外的成本,则部署本身可能会从反面证明SDN的可靠性的确存在问题。

另外一方面,OpenFlow持续增长的复杂性也引起了产业界的顾虑。为了兼顾各种场景,OpenFlow必须在协议中增加对不同报文格式以及操作指令的支持,这使得ASIC来支持完全的OpenFlow标准越来越困难。为此ONF推出了可协商数据平面模型(NDM)的规范。在此规范下,OpenFlow可以支持特定ASIC能力的控制,但是其需要在控制器上增加相应的硬件驱动程序。即使抛却基本不可实现的理想全标准化NDM模型,也还意味着如果要实现完全互通,工作量和转发硬件数量*控制器数量正相关,每一种硬件都需要在一种控制器上实现一种驱动——除非我们像PC硬件产业那样最终聚焦到1~2种操作系统为核心的生态链上。而在SDN领域,目前尚无这样可以一统天下的控制器。Linux花了十年才成为服务器的主流操作系统之一,而OpenDayLight、ONOS尚为时过早,就更不要谈SDN早期那些偏学术实验性质的OpenFlow控制器了。网络面向的是企业/运营级市场,其订制化需求更多,对售后服务依赖更多,因此对于设备提供商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要求甚高,因此SDN以及白牌交换机所许诺的完全开放网络的实现仍需假以时日。

开源社区的影响力

尽管早期业界就出现了大量的OpenFlow控制器,包括NOX、POX、FloodLight等,但是他们比较单薄的架构无法满足商用环境下多厂商互操作、高可用性的要求,因此在产业界的影响力较小。这一状况随着OpenDayLight开源项目的发布得到根本性的改观——目前已经有40多个厂商参与到OpenDayLight项目中。这使得ONF倍感威胁。2014年ONF加大了对开源社区的投入,其资助了几个开源社区项目,包括开源OpenFlow协议栈Libfluid;同时OpenFlow的发源地斯坦福大学也通过ONLab在12月份推出了ONOS开源SDN控制器。在已知的厂商中,博科完全采用了OpenDayLight作为其SDN解决方案的控制器,思科的非主流控制器XNC也是和OpenDayLight采用了相同的内核。

另外一方面,Open vSwitch从2.1.2版本开始基本支持了完整的OpenFlow标准,绝大部分基于OpenFlow 1.3的方案均可以通过OVS来进行组网或验证。尤其是基于SDN的Overlay方案,SDN控制器+OVS就可以搞定。Open vSwitch下一个2.4版本将加入对DPDK的支持,以进一步提升OVS转发性能,从而使得OVS在性能上接近目前商用的vSwitch,满足在更高流量场景下的应用。

在OpenStack领域,绝大部分SDN控制器均有了自己的Neutron Plug-In(插件)。同时对于业务链、L4~L7 层服务和SDN网络协同等议题及项目,也已经在OpenStack Juno版本及以后版本中支持,比如Group Based Policy项目在OpenStack Juno版本和OpenDayLight Helium版本就已经同步支持。

从SDN本身的产业链来讲(+微信关注网络世界),控制器仍然位居核心地位,开源社区目前的影响力焦点也在与此。OpenDayLight在思科的控制下,毫无疑问和ONF有意无意地唱对台戏。从分裂SDN阵营的角度来看,其无疑已经成功了一半。OpenDayLight中支持了OpenFlow以外的不少南向接口,包括思科自己的OpFlex、LISP,以及OVSDB、BGP-LS、PCEP等接口。而对于ONF规范,目前尚不支持多OpenFlow版本同时运行,其对于OpenFlow多表转发模型的支持也流于形式,也无计划支持OF-Config。这使得要想在商用环境下部署ODL、使用OpenFlow接口,需要大量的开发工作。

当然,即使不使用OpenFlow,ODL离商用的距离也未必有显著差异。OpenDayLight的亮点在于模型驱动的开发方式以及SAL抽象层,但是其缺乏基本的网络模型、转发模型的公共抽象层,使得在其上开发的应用需要以烟囱形式开发。这对于应付单一的应用场景来说问题不大,但是对于希望构建一个通用的控制器平台来说,还有不小的距离。此外从代码质量上来讲,其和同样是Java为主的Android这样的单一厂商控制的开源项目相比差距较大。

2015年展望

SDN在数据中心中的应用已无悬念,业界已经基本准备好,无论是Overlay的架构,还是非Overlay的架构,2015年开始具备规模商用部署的能力。但是,这也仅仅是起点,SDN并没有走向如同网络产业东西向协议那样充分互操作的道路,而是如同IT业一样,采用了厂商联合的小集团方式构建一个完整的的解决方案。这其中OpenFlow和非OpenFlow方案都占据一席之地。笔者作为一个乐观派,仍然认为经过2~3年的博弈后,OpenFlow这样的标准协议仍然会成为南向协议的主流。

在运营商领域,NFV中应用SDN的步伐可能会紧跟数据中心应用之后。而在其他领域,主要场景包括IPRAN、PTN、WAN流量调度、OTN、EPC、vCPE等领域,SDN的集中管控理念将进一步贯彻,将出现更多的POC或试点。不过这肯定不是ONF定义的“控制器具有完全控制权”的SDN,而是会混合部分私有技术、部分传统技术以及可能的部分OpenFlow技术。即使如此,其商用化的进程也还尚未进入正轨,不仅厂商没有准备好,运营商更加没有准备好。这一过程,将持续3~5年的时间。或许更有可能的是,SDN在运营商网络退化或演进成一种高级网络管理架构,而非一种控制架构。

作者:汪军

来源:51CTO

时间: 2017-09-01

2014年SDN发展 仅仅是个起点的相关文章

SDN的发展之路由谁说了算?

SDN: 谁来主导 到目前为止,SDN还处在发展的一个初级阶段,单单对于SDN的定义,市面上就有着很多种说法.各大厂商不但纷纷发布自己的SDN策略,解决方案之间也是千差万别,市场上已经开始出现一部分厂商各行其是的现象. SDN虽然有很好的承诺,但在实施.标准化.规模和安全策略方面,仍然有许多问题待解决.现在市场上不仅支持SDN的交换机越来越多,而且也有更多的厂商开始涉足控制器领域.在讨论环节,Arista网络公司业务开发和联盟副总裁Ed Chapman对当前SDN的发展表示了担忧:"在实施SDN

SDN大趋势:控制器整合

在软件定义网络(SDN)中,控制器是网络架构中至关重要的一个点,它处在网络应用和网络设备之间.对网络专业人士来说,集中化的控制器担负着控制平面的作用,而控制平面就是传统上各种分布式路由协议如BGP和OSPF等驻留的所在.   目前,我们仍处在SDN的初期阶段,众多的组织和厂商都在想方设法力图控制或者支配SDN的发展,因此出现了大量可供选择的控制器也就不足为奇了.一般而言,SDN控制器可以分成如下一些类别: ● 科研用SDN控制器项目 ● 厂商支持的开源SDN控制器项目 ● 有特定用途.厂商专用的

面对SDN,我们该怎么办?

引言:回顾SDN的发展历史,可以发现:SDN作为一种新的网络体系结构,对网络学术圈和工业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SDN并不是昙花一现的网络技术新概念,而是一场网络领域的技术变革. 我们将如何应对这场变革:SDN初学者如何入门和进阶?网工如何在熟悉领域纵深发展?产品经理如何在SDN架构下设计下一代网络产品?创业者如何寻找下一个SDN杀手级应用?投资者如何找到SDN领域的独角兽?这些问题依然值得讨论. 本文相关图书<重构网络:SDN架构与实现>. SDN初学者如何入门? 所有新技术的入门都需要快速准

移动网络能“接管”生活?2014十大猜想

本文讲的是 :   移动网络能"接管"生活?2014十大猜想 ,1994年4月20日,通过一条64K的国际专线,中国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刻下了进入互联网时代的起始点.今天,我们已无法想象曾经发出第一封电子邮件历时7天的曲折,而当今中国互联网所正在发生的一切,也远远超出了20年前"中国互联网之父"钱天白教授的料想.新技术层出不穷,新应用应接不暇,新设备眼花缭乱--20年时间,中国互联网从边缘落后到奋起追赶,并开始在世界舞台崭露头角. 站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第二十个年头

优秀的产品运营:以用户为起点找到关键数值并执行

文章描述:总结下优秀的产品运营:以用户为起点,具有极其明确的目标,同时目标决定数据取样,找到关键数值并努力执行,同时要具备一定的运营意识. 一直想给产品运营下个系统的定义,或者总结一个方法论如何做好产品运营,产品运营需要包含的素质等.听过很多课,搜索过相关的信息,但一般都是针对具体产品讲某个片段成就.或者有大佬说,好产品是运营出来的.但实际产品运营在各个公司具体定义是不一致的,甚至有的只是打打杂,很不待见.而我个人也一直觉得:运营即效率,而效率即生命.对于产品.对于用户.对于渠道和平台有着至关重

新IT领航:SDN由技术驱动转向应用驱动

以云计算.大数据.移动化与物联网为代表的数字技术的能量在不断释放,在这些新兴数字技术的驱动下,原有的价值链正在破裂重塑,新生态系统中不断涌现的数字化业务模式,正在打破原有的游戏规则,也给用户创造了更新的体验. 在以云计算.大数据.社交商业与移动技术为代表业务模型创新持续不断演进的同时,对于底层的网络基础设施的诉求也不断增长,对运营商而言,要抓住这些新兴的机会需要在内部进行网络重构,实现技术架构的演进和内部效率的优化;对于企业而言,所有的创新业务都或多或少受制于或依赖于底层的网络基础设施,为了更好

SDN/NFV重构未来网络路漫漫:困在哪里?如何突围?

自2006年首次诞生于斯坦福大学的学术研究项目中算起,SDN的发展已进入第11个年头,与此同时,诞生于2012年的NFV,则在ICT大潮中与SDN逐步融合,成为未来网络"软件定义与虚拟化"趋势的两大技术基石. 在此期间,传统网络架构频现的短板也不断驱动着SDN/NFV技术的迭代与演进,以硬件为基础的传统网络已然无法满足下一代网络对于智能.开放.高效的场景需求,正如日前中国SDN/NFV产业联盟理事长韦乐平指出:当前电信网已患"动脉硬化症",网络架构必须重新审视.重新

ONOS SDN平台之Intent Framework

开放网络操作系统(ONOS)SDN操作系统有一个组件或子系统叫Intent Framework.那么,Intent Framework到底能给使用SDN操作系统的服务提供商做什么呢? Will Murrell:作为基于意图(intent)的网络连接的组成部分,它允许应用程序通过基于策略和管理对外广播它们的网络需求.简言之,当应用程序声明说它们需要一些东西时,控制器就能够为它提供所需要的东西.这表示意图(Intent)是基于策略的指令(译者注:有点类似于Android系统组件的概念). 有了ONO

2015年这八种科技让你的生活更有乐趣

  2015年才刚刚开始,经过2014年的发展,整个数字与网络技术已经又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贴近了一步.而从2015年开始,我们的数字生活将会进一步被不断发展的技术所改变.尝试在我们的数字生活中做出一些改变,会让所有的事情变得更简单一些.下面就让我们看看在刚刚到来的2015年,哪些科技的新尝试将会进一步影响我们的数字生活. 所有的数据都通过云端备份 在传统的观念里,对于数据的保存通常只有三个渠道:家中电脑里的原始数据.存储装置以及额外备份.前两种方式,通常我们都会选择家中的台式机和外接硬盘,但是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