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员工三座大山:指标高、加班多、心理抑郁

指标吓煞人 加班无止尽 心理多抑郁  IT时报记者 郝俊慧  “收入高、工作轻松、住豪宅、开好车……”如果有人说他是一名电信运营商的员工,人们一般会给他打上这些标签;如果这个人告诉你,他一年只休息10天;收入不过是社会平均中等水平,还经常被扣掉三分之一;如今家庭矛盾重重,妻子吵着要和他离婚……你会信吗?常被公众诟病“垄断”的三大电信运营商,市场竞争之惨烈、员工生存之压力,远超人们想象。《IT时报》记者采访多名运营商员工,了解他们的工作状态,试图还原他们真实的生存现状。  业绩指标:“跳起来都够不着”  “收入增长率低于平均扣200、移动出账用户渗透率低于上月扣20元、移动用户月均离网率高于上月扣10元……”每天早上,电信某省级公司的客户经理文江一醒来,就是一脑子数据,这个月的指标有没有完成?奖金是不是又要被扣?如果完不成指标,这个月到手的钱,还够不够支付房贷?  前年从后端技术支撑部门转岗到前端市场后,文江的收入结构有了颠覆性改变。以前每天朝九晚五,工资虽然不多但固定,可现在,工资很大一部分被算作绩效奖金,要通过考核才能发放。想想刚刚新婚的妻子,想想还在还贷的房子,文江拼了。  他忘记了“双休日”的存在。一年365天,几乎天天要加班,做什么?事情太多了。要跑市场拜访企业客户;要到营业厅蹲守,看有没有要离网的用户,如果有,一定要想尽办法将其挽留;周六周日要到居民小区设摊,向老百姓介绍新套餐……“没办法,指标吓死人,全区一共19个客户经理,要吸引4万多个新入网用户,平均一天要完成100线,完不成,就扣钱。”文江告诉《IT时报》记者,有同事最多一个月被扣了2000元,相当于月工资的三分之一,“这些事说出去,亲戚朋友都不信,连我爸妈都不理解,怎么会这么忙?”  同样吃不消的还有杨毅。大学毕业后,从事无线网络优化的他在上海闯荡了几年,觉得“沪漂”压力太大,转念头回了老家,运气不错的他凭着过硬的技术进了当地的移动公司。可工作了两年后,他想辞职了,每月彩铃580个、来电提醒1200个、上网套餐720个、逢年过节还要员工自己发送250条短信和100条彩信……各种各样的指标压得杨毅喘不过气来。  工作强度:“和便利店一样全年无休”  “工作时间早八点到晚八点!有木有!有木有!”最近,肖涛的MSN签名改成了“咆哮体”,毕业后直接进入山东某地移动公司的他,一向被同学羡慕,可他一点都不轻松。8、9月是校园营销的关键期,各家运营商不惜血本搞促销活动。当地联通一向势头强劲,肖涛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应付对手。当地高校都已搬至郊区,开车亦要1个小时,肖涛通常早上8点出门,挨个校园巡视,接下来还要跑营业厅,下午回公司,要写报告,做汇报表格,“基本上每天都是晚上八点下班。”  与肖涛相比,邢东的烦恼更加现实。他是西部某省移动的一名县级经理助理,收入不错,与同龄人相比,基本是他人的两三倍,在旁人看来,他每天过的是“歌舞升平”的日子,天天有应酬,顿顿有酒喝,可邢东却巴不得早点结束这种生涯,“每天一睁眼,就是这个月的KPI指标,每天一到下班时间,就是约人吃饭喝酒,在我们这个小地方,业务要靠关系带动,你喝酒不痛快,客户就认为你没诚意。很多前任的身体都被喝酒毁了。”27岁的他,前段时间体检,竟然已经有脂肪肝了。  在运营商中身处一线的客户经理,既是市场推广者,同时也是用户投诉的“垃圾桶”: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用户报修必须随叫随到。文江便曾在某个深夜的12点接到一位用户投诉电话,电话那端,用户抱怨了一个小时,第二天一早文江便赶到对方家里为其修复。不接电话?怎么可能!如果用户向上一级领导投诉,没有24小时全天候为用户服务,同样被纳入考核,没二话,扣钱。  脾气:“像随时会爆发的火山”  “再这样下去,员工要闹离婚了。”某省级电信公司分局局长项林对此很是为难。被收入指标和“全日制工作”绑架的一线员工,如今面临严重的心理和家庭问题,有的员工抑郁了,有的员工变得烦躁不安,有的员工则“被提出了离婚”。  “有一天,我到他办公室,看到他拿着一个大本子在桌上不停地砸,嘴里还大叫大嚷,我问他,在和谁生气,他说,和我自己生气。”项林向记者讲述了不久前发生在他一名下属身上的事情,这位员工去年刚刚升任“爸爸”,可除了儿子刚出生那几天,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没有休息,孩子几次生病都是妻子一个人料理,多次争吵之后,妻子威胁,如果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她就带孩子
回娘家。这并非孤例。同样在这个分局,两名原本关系很好的同事,竟然因一件琐事大打出手,多年友情差点毁于一旦,之后问起原因,二人都想不起来,只是觉得当时火气很旺,想找什么东西发泄一下。  “我现在主要工作就是给员工减压,多了解他们的情况,多和他们沟通,有什么实际困难帮助解决,否则,在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下,真怕哪天和客户吵起来。”项林很无奈。  记者手记  心酸的“懂事”  2008年电信重组后,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均成为全业务运营商,中国通信市场进入全面竞争时期。于是,人们经常能从报端看到这样的消息:半夜偷偷剪光缆、数百部手机挤瘫对手网络、为抢客户在校园内大打出手……在外界看来,这些运营商员工似乎素质不高、粗暴无礼,但在记者接触中,他们话里话外透露出的却是无奈,高高在上的指标、天天加班的工作、被忽略的家庭,是压在他们头上的“三座大山”。能改变吗?在外界环境不变的情况下,有点难,他们也并不希冀压力会减轻,只是希望获得一点公众理解。有时候,这种“懂事”让人有点心酸。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所提均为化名)分享到:

时间: 2015-01-09

运营商员工三座大山:指标高、加班多、心理抑郁的相关文章

电信联通遭反垄断调查背后 运营商员工称“很受伤”

日前突然爆出的电信业反垄断案,背后似乎并没有什么"阴谋论".它不过是去年10月一封报告的后续,讨论的话题已经延续8年之久. 但是,或许可以预期的是,这次再度曝光,可能难以再像过去几年多次电信反垄断案那样"高开低走",最终雷声大雨点小地不了了之了.消息爆出后,工信部下属的<人民邮电报>开始公开反击,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媒体已卷入其中,并呈现出不同立场和声音.人们大多将矛头指向电信与联通下属的垄断行为,似乎有意回避着一种延续多年的体制内的行政垄断现实. <

天价微博便宜境外运营商联通被指涉嫌霸王条款

每经记者 谢晓萍 发自北京 "奉劝各位亲朋,千万别在国外开启数据漫游.我在莫斯科发了三条微博,今天中国联通问我收了3900元上网通信费,够买一个手机了,堪称史上最贵微博呀."这是12月3日网民金娜发布的一篇微博. 这条关于"天价微博"的消息随后被大量转发,引发了 网友的强烈"共鸣"和热议.截至昨日(12月6日)记者发稿,联通公司并未针对此事作出任何官方声明和处理 意见.联通负责新闻的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已经将金娜的事情反馈给相关部门,由于涉及境外收

电信运营商员工卡不断外流变身高价特殊资费卡

飞象网讯(魏德龄/文)近期,记者发现原本为三家电信运营商内部工作所使用的员工卡却被人销售于市场之上,并以接打不限.上网不限流量等噱头售以约1500-3000元不等的高价,且购买者的利益并无法有效保障. 此前,在手机及上网卡的号卡市场上一直都存在着一些特殊资费卡,这些号卡在资费上与常规的资费不同,如北京神州行和南京神州行的部分号卡则可实现15元包月不限流量进行Wap接入点的TD-SCDMA的3G上网.一些联通的特殊资费卡可添加相应数据流量包,并到个别地区出现无需计费的漏洞.而电信曾推出的包天和包小

电信运营商员工与调查公司勾结泄露公民信息

本报讯(记者 付中 通讯员 辛祖国)电信运营商工作人员与调查公司勾结,泄露公民个人信息.记者今天获悉,朝阳法院向两公司发出司法建议后,两公司现已回函表示整改. 2010年12月,朝阳法院审结唐纳宇等14人非法经营案. 据了解,唐纳宇原为某电信公司北京分公司网络运行维护部监控中心主任,吴晓晨原为某通信公司北京市三区分公司广安门外分局商务客户代表,张宁原为某通信集团北京有限公司客户服务中心亦庄区域中心中级坐席维护. 经查明,2007年4月至2008年10月间,三人利用工作之便,获取大量公民个人信息.

运营商员工及家属地震区伤亡详情:6死3伤

4月16日消息,知情人士透露,根据不完全统计,玉树地震期间,三大运营商员工及家属至少6名员工及家属死亡,另有3名员工受伤. 其中,青海电信公司3栋员工住宅楼受损严重,已成危楼,无法使用,人员已全部撤出.地震造成中国电信旗下中通服青海公司1名员工.4名电信家属死亡.另有1名员工受伤,现在医院救治,目前无生命危险. 青海移动公司玉树州分公司办公楼受损,人员在外搭建帐篷办公兼生活.玉树分公司派遣制员工1名在家中遇难,其家人同时遇难:派遣制员工1名腿骨折. 中国联通玉树州分公司现有员工30人,其中合同制

运营商员工出售信息获刑:贩卖退休部长通话记录

23人被判刑 包括7名电信单位员工 本报讯(记者邱伟)今天上午,北京市最大一起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案一审宣判,23名电信单位员工.调查公司经理被市二中院以出售.非法提供.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等罪名判处刑罚,其中最重的被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23名被告人中,有9人因犯罪情节较轻被宣告缓刑. 23名被告构成完整"产业链" 今天获刑的23名被告人,包括公民个人信息的买主.中间人.调查公司人员以及电信单位人员,他们将电信用户的机主信息.通话清单.手机定位出售牟利,其中最多的出售了200多条信息. 其

最大倒卖公民信息案宣判5名运营商员工被判刑

23名被告人获刑 其中5人供职三大电信商 昨天上午,本市最大一起倒卖个人信息案在市二中院宣判,包括5名电信单位员工在内的23名被告人获刑.法院一审以出售.非法提供.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等罪名分别判处他们两年零六个月至一年有期徒刑,有9人因犯罪情节较轻被宣告缓刑. 网上进行所有交易 据了解,23名被告人中,有个人信息的买主.中间人.调查公司人员以及电信单位人员,他们将电信用户的机主信息.通话清单.手机定位出售牟利或者相互进行倒卖,其中最多的出售了200多条信息. 该团伙结成了一条非法提供.获取.销

首例运营商员工涉嫌出售个人信息案开审

中新社北京6月8日电 (记者 于立霄) 中国移动北京公司.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等3名员工利用职务之便,勾结调查公司将通话记录.个人信息非法出售他人从中获取暴利.8日,这起涉及14人的案件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公开审理.据悉,这是中国电信员工首次以非法提供.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公诉. 检方指控,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网络运营维护部原监控中心主任唐纳宇.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北京公司客户服务中心亦庄区域中心中级座席维护员张宁.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北京市三区分公司广安门外分局商务客户代表吴晓晨,分别被指控犯有非法

运营商基层员工对电信重组反兴奋:还能更坏?

最近接到不少运营商员工的咨询,其中一个比较典型的咨询令我印象深刻,这是一位来自中部某市的普通员工的困惑,他想知道:近期http://www.aliyun.com/zixun/aggregation/13989.html">电信行业重组在网上又传的沸沸扬扬,拆分某运营商的传言也不绝于耳.那么如果拆分,对于该运营商的未来而言意味着什么?会不会竞争更加激烈?更加无底线?更加弱智竞争?对于该运营商的员工来说,会不会带来更加无尽的压力和更低的待遇? 说实话,这些问题我没有答案,但是我想这些问题其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