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val Noah Harari 谈论大数据,谷歌和自由意志的终结 -- 忘记聆听自己。在数字时代,算法会找出答案。

千百年来,人类相信众神给予了权力。直至现代,人们渐渐地把权力从神明手中接受了下来。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 在他的1762年的教育著作,《爱弥儿》(Emile),中总结了这场变革。当在探寻生命中的规律时,卢梭发现这些规律“存在于我的内心深处,循着不被影响的自然的轨迹。我只需要扪心自问我想要什么。我觉得好的就是好的,我觉得坏的就是坏的。”和卢梭一样的人文主义思想家说服我们,我们自己的感觉和渴望是所有事物的源泉,是我们的自由意志,是最高的权力。

现在,一个崭新的变革正在发生。如同神权的合理化是通过宗教传说,人权的合理化是通过人文主义思想。因此那些硅谷高科技领域“大师”创立了一个新万能描述来使算法和大数据的权威合理化。也许我们能称其为“数据主义”。“数据主义”的支持者把整个宇宙看成一个数据流,把有机体看做生物化学算法,相信人类的终极使命就是建立一个万能的数据处理系统,并最终融入其中。

没有人真正意识到我们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系统中的一个很小的芯片。每天,我们通过电子邮件,手机和文章获取着数不尽的数据,处理这些数据。然后以同样的方式反馈更多的新数据。我并不知道到如何去适应这些事情,也不知道我的这些数据和其他大量的数据有什么关系。我没有时间去搞清楚这个问题,因为我正忙着回复邮件。源源不断的数据迸发出新的发明和干扰,不受任何人的控制,也没有人能领会。

事实上这也不需要有人去理解。你需要做的只是更快的回复你的邮件。正像资本家相信市场的背后一只无形的手,数据学家相信数据流中也有一只无形的手。随着全球数据处理系统变得全知和全能,和这个系统的联系变成了所有事物的源头。一个新的格言会说“记录下你正在经历的;上传你正在记录的;分享你正在上传的”

数据学家还相信,在给予足够的生物数据和计算能力后,这些无所不能的系统可能会比人类自己更了解自己。这一但成真,人类将会失去它的权威和人文行为,例如民主选举将会和求雨舞和打火石一样被废弃。

在迈克尔·高夫(Michael Gove)宣布他在英国脱欧后竞选首相失败时,他解释说:“在我政治生涯中的每一步,我都问自己一个问题,‘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你的内心告诉你什么’”为什么高夫这么努力支持退欧,为什么他必须与昔日盟友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竞选英国首相,因为这是他的内心要他这样做。

在聆听内心的声音的道路上,高夫并不孤独。 过去的几个世纪里,人文主义者把人心看作权威的无上源泉,并不是仅仅因为政治原因,更多的是来自其他更方面因素。从儿童时期,我们就被大量的人文主义口号教导着“聆听内心的声音,相信自己,追寻内心,跟着感觉走”

政治上,人们相信权威依赖于选举中的自由选择。在市场经济中,我们坚持客户至上的原则。人文主义者认为美就在傍观者眼中,教导我们为自己思考并且建议我们如果感觉对了,那就去做吧。

当然,人文主义者也经常会陷入一种某样事物让不同的人有截然相反的感觉的尴尬境地。比如,在过去十几年中,每年以色列的同志社区都会在耶路撒冷街头举办同性恋游行。对于这个充满着冲突的城市,这时会呈现出一种特殊的和谐,因为在这天,犹太教,穆斯林和基督教突然有了一个共识--反对同性恋游行。这是非常有趣的现象,即使是宗教狂热分子,他们也不会说:“你们不应该进行同性恋游行,因为神禁止同性恋”。而他们只会通过媒体宣传:“看着同性恋在圣城游行让我们很不舒服。就像同性恋这让我们尊重他们的感受,那也请他们尊重我们的感受”。你如何看待这个特殊的现象无关紧要,更重要的是理解,人文主义社会的道德辩论和政治辩论是由人类感觉的冲突导致的,而不是由神明的戒条。

人文主义正面临这个一个现实的挑战,自由意志正在受到威胁。科学对人类大脑和身体运作方式的研究指出我们的感觉并不是独特的人类精神特性,
而是一种为了生存和繁衍需要来做出快速反应的生物化学机制,所有的哺乳动物和鸟类一样都具有这样的特性。

不同于流行的观点,感觉并不和理性对立;感觉和理性一同互相影响着彼此,一同进化着。 狒狒,长颈鹿或者人类在看待一头狮子时总会感到害怕,这是因为生物化学算法计算了相关的数据从而得出接下来死亡的概率会大大升高。类似的,受到异性吸引的感觉是因为另一个生物化学算法计算出与这个人约会的可能新很高的原因。这些生物化学算法在几百万年的进化中自身也在不断改进和演化。如果某个感觉使得祖先们犯了错误,基因就会不让这种感觉遗传到下一代中。

尽管人文主义错误地认为我们的感觉反映了某种神秘的“自由意志”,但到现在为止,人文主义还是带来很好的现实影响。虽然我们的情感没有什么神奇之处,但仍是世界上最好的做决策的方法,没有哪个外在系统能比我自己更能理解我的感受。即使是天主教或苏联克格勃间谍组织监视我每一天每一分钟,它们也缺乏必要的生物知识和计算能力来计算决定我的欲望和选择的生化过程。因此,人文主义告诉人们听从自己的内心这一点是正确的。如果你要在听从圣经还是自己的情感之间做出选择,那最好还是遵从自己的情感。圣经代表了古代耶路撒冷几个牧师的观点和偏见,而你的情感代表了历经数百万年进化的智慧,它们已经通过自然选择最严格的质量控制。

然而,随着教会和克格勃让位给谷歌和Facebook,人文主义就失去了它实际的优势。因为我们现在受到两股科学潮流的影响。一方面,生物学家正在破译人体的奥秘,尤其是大脑和人类情感。与此同时,计算机科学家正在给予我们前所未有的数据处理能力。当你把两者结合起来,你就有了一个外部系统,能监视我的情感并且比我自己更能理解我。一旦大数据系统比我更了解我自己,权力就会从人类手中转移到算法手里。最终,大数据就会让“大哥”成为现实。

这已经发生在了医疗领域。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医疗决定更多的已经不再取决于你生病时的感觉,甚至不是之前医生的预测,而是根据那些计算机的计算结果,它们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最近的一个例子就发生在安吉丽娜-朱莉身上。2013年,她做了一个基因检测,从而证实了她携带了一种会导致乳腺癌的变异基因。根据统计数据库,携带这种基因的女性有87%的可能性会得乳腺方面的癌症。即使在那个时候,安吉丽娜-朱莉并没有得这方面的癌症,她决定先发制人并做了乳房切除手术。那时,她并没有患病,但是,她明智的听从了电脑算法的建议。电脑算法会说:” 你也许感受不到有还什么不对,但是有一颗定时炸弹在你的DNA里,赶快做点什么吧!”

发生在制药领域的情况也将会在更多其他领域发生。先是从一些小事,例如购买哪本书来阅读。 人文主义者是如何选书的?他们先会去书店,在书架前徘徊,看看每本书开头的几行文字,直到一种本能的直觉让他们对某本书产生了好感。而数据专家则会使用亚马逊。但我在亚马逊虚拟书店浏览,一条消息弹出告诉我:“我知道您过去喜欢什么书。有同样爱好的人们开始喜欢这本或那本书。”

这只是开始。亚马逊Kindle之类的产品能够持续地从他们的用户阅读过程中收集数据。你的Kindle电子书阅读器能探知这本书的哪部分你读的比较快,哪部分读的比较慢;在哪个章节你停了下来,哪个句子使你决定放弃继续阅读这本书。如果将来,Kindle阅读器能升级到有脸部识别和生物识别传感器,它就能了解书中每句句子对你情绪上的影响。到那个时候,你在阅读书的时候,书同时也在阅读你。而且,也许你可能会忘记你阅读的内容,但是电脑程序永远不会。这些信息能够帮助亚马逊为你选择下一本希望阅读的书籍,而且精准都令人发指。同时这些数据能使亚马逊了解你是哪种类型的人,知道如何控制你的情绪。

我们由此可以推导出,最终人们可以给出这样一种算法,它有能力为人们做出非常重要的决定,比如和谁结婚。在中世纪欧洲,牧师和父母有权利为你找到你的另一半。在人文主义学者那,这种权利赋予给了我们的感觉。 在数据学家那,谷歌会给出答案。我会问:“谷歌, John和Paul都向我求婚了。他们各有特点吸引着我。在他们之间很难做一个选择。根据你有的数据,有什么建议给我吗?”

谷歌会这样回答:“嗯..从你出生的那一天我就开始了解啦,我有你所有的邮件,电话记录,了解你喜欢的电影,你的DNA信息和你整个生物信息历史。我能告诉你,你每天的行程细节,在你和他们俩约会时每时每刻的心跳数,血压值和血糖指数。所以说,我对他们俩的了解和对你的了解一样多。基于这些信息,加上我万能的算法以及对过去十几年上百万段婚姻关系的统计数据,我建议你选择John,因为有87%的可能性你会更满意和他在一起”

“实际上,我是如此的了解你,甚至知道你并不满意我的这个回答。因为更看重外表的你认为Paul比John更帅,你非常希望Paul是我的回答。看上去确实如此,但这远超过你的考量。可能你觉得有外表有着35%的重要性在一段婚姻关系里,但是根据我所拥有的研究数据统计,外表的因素只有14%的影响。因此,即使我已经考虑到Paul外表的因素,我仍然想你推荐John。”谷歌并不需要做到完美,也不用时时都保持准确,只需要在平均水平上比我强就可以了。这并不难,因为大部分人并不了解他们自己,从而导致他们总在一些非常重要的决定上犯下严重的错误。

数据学家的世界观非常吸引政客,商人和普通消费者,因为它提供了开创性的技术和巨大的崭新力量。对于害怕失去隐私和自由选择的人们, 当他们需要在保护隐私和更好健康服务之间做选择时,他们通常会选择健康。

对于学者和知识分子来说,数据主义承诺提供科学界一个数百年的梦想:一个包罗万象的理论,统一了从音乐学、经济学到生物学的所有科学学科。数据主义认为,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股市泡沫和流感病毒只是三个数据流模式,可以用相同的基本概念和工具来分析。这种想法非常吸引人。它给所有的科学家以共同语言,在学术分歧上建起桥梁,能跨越学科界限发表见解。

当然,如同所有之前包罗万象的教条一样,数据主义也可能是建立在对生命的错误理解之上。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数据主义并没有对臭名昭著的“意识的难题”给予回答。现在,我们还不能用数据流来解释意识。为什么当数十亿大脑神经元彼此传递信号时,就会出现喜爱、恐惧或者愤怒的主观感受呢?对此,我们还没有答案。

但即使数据主义对生命的理解有误,它仍然能征服世界。以前的许多教条,尽管有错误,却都获得了巨大的声望和权力。如果基督教和共产主义可以做到,那为什么数据主义不能做到?数据主义拥有大好的前景,因为它正在所有科学领域里蔓延。一种统一的科学范式可能很容易成为一个无懈可击的教条。

如果你不喜欢这样,并且希望摆脱算法的控制, 那可能这里的一个来自古希腊的谚语可以帮助你,“了解你自己“。最终,这是个经验主义的问题。只要你对自身有足够充分的了解,你的选择就会是最优的同时你也使自己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如果计算机算法仍能掌管一切,那主要也是因为大部分人类并不了解他们自身。

Yuval Noah Harari是《人类上帝:未来简史》的作者

时间: 2016-09-09

Yuval Noah Harari 谈论大数据,谷歌和自由意志的终结 -- 忘记聆听自己。在数字时代,算法会找出答案。的相关文章

大数据时代,拿什么终结信息乱象

高考考生即将迎来填报志愿环节,也是教育骗局最猖獗之时.个人信息泄露,早就不是新鲜事.但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移动互联技术的快速发展,信息泄露已呈全方位态势. 日前,广东省教育厅发布<广东省普通高等学校一览表>,并曝光带"广东/广州"字样的12所假冒大学.羊城晚报记者据此调查发现,与"虚假大学""野鸡大学"联系密切的考生个人信息买卖现象依然嚣张.在以"高考名单""招生资源"等为名的QQ群中,有群主称千

基因突变研究,释放PB级大数据的能量

15年前,人们视其为里程碑式但高不可攀的成就:10年前,这是一个有趣但是昂贵的研究工具:现在,日渐低廉的价格,迅猛提升的精确度以及正在稳定进步基础科学体系将基因组测序带入常规临床护理的实践前沿. 越来越多的机构正在开展基因组研究以鉴别出导致稀有疾病的基因突变."我们正在寻找的基因突变的发生概率正在提高",Russ Altman说道,他是斯坦福医药学院的一名生物信息教授."在一些医疗中心,百分之50的案例都是我们研究的这些病种". 越来越多的机构正在开展基因组研究以鉴

农业大数据民企敢为先

"现阶段农业的主要矛盾仍是供需问题,农业供给侧改革将是今后一个时期农业农村发展的重头戏.希望民营企业通过充分运用大数据技术,找到农业供给侧和需求侧的错位之处,发现市场空白." "农业农村大数据不是政府一家去做,需要市场主体的积极参与,是一个合作的机制和模式,绝不是政府自己去干,也不是企业自己去干." "传统农业的数字化改造,就是利用大数据的预测功能,解决农业生产长期以来存在的'卖难买难'的问题,也就是生产和需求脱节的问题." 2016年中央&qu

发现大数据之美 开启智慧APM新时代

APM概念真正意义的提出是在2008年,基于SaaS的APM市场更是一片空白.北京云智慧科技公司CEO殷晋表示传统IT运维人员的巡检类工作枯燥无趣却又必不可少,传统的IT运维管理模式亟待创新.目前云智慧已经从IT监控领域发展到了端到端的性能管理领域.在Gartner新一代应用性能五个特征--终端用户体验监控.应用拓扑映射.业务事务分析.深度应用诊断.数据分析基础上,云智慧提出基于大数据的智慧APM全套解决方案. 市场机会 记者:为什么选择APM领域作为自己的创业方向,是看到什么样的市场机会? 殷

大数据:挖掘潜在金山

在今夏借势足球"世界杯"的营销中,中国联通利用大数据能力,通过精心策划.精准定位.精确营销,营销命中率高于常规营销的7倍;在存量用户的维系中,通过大数据分析,对准流失用户预测的命中率达到70%--这是中国联通大数据在经营中的小试牛刀. 如何在数以亿计的用户数据的金山中挖掘并加工成高价值的产品,是全世界电信运营商都在探索的课题.中国联通也希望依据大数据来助推企业的转型.如今无论是政策变化还是市场变化都要求运营商从过去粗放式的发展方式向精准化营销转变,做到有的放矢,以此来降低营销成本.另外

怀进鹏:大数据时代的三大挑战

中云网 讯 2012年10月29日,<中国云·移动互联网创新大奖赛决赛颁奖典礼暨创新创业论坛>在北航举行.会上,中国云产业联盟联席理事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北航怀进鹏校长做主题报告.他表示在大数据时代面临三大挑战:1.软件和数据处理能力.2.资源和共享管理的挑战.3.数据处理的可信能力.现场速记如下. 中国云产业联盟联席理事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北航怀进鹏校长 中国科学院院士怀进鹏:尊敬的各位临时,特别是从美国专程赶来参加我们这次论坛的陆奇先生,亲爱的益民老总.李彦宏老总,我今天快点讲,把时间留给

盘点今年大数据创业:实力派能熬过寒冬

文章讲的是盘点今年大数据创业:实力派能熬过寒冬,在喜新厌旧的互联网技术圈,已有3年历史的"大数据"听起来似乎已经过气了.虽然Hadoop在2006年已经发明,但"大数据"这个概念大概是在2011到2014年左右才真正火了起来.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至少是在媒体或者专家眼里,"大数据"成为了新的"金子"或者"石油". 然而,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一整年,大家越来越感觉到业界谈论大数据的热情在消退,媒体的

智慧城市大数据落地的三大障碍

大数据无疑是今年时髦的词汇了.不管是云计算.社交网络,还是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和智慧城市,都要与大数据扯上关系.各种与大数据有关的会议.文章.书籍铺天盖地.有人谈论大数据时代的公民生活,也有人谈论大数据时代网络反腐.仿佛一夜之间我们就进入了大数据时代. 大数据火爆,引发思想启蒙 国际上,大数据还真是热火朝天,各方都在积极行动.一方面,政府积极介入推动.2009年,联合国启动"全球脉动计划",借大数据推动落后地区发展.2012年1月,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把"大数据.大影响"

不关注人性的大数据,只是大忽悠

&http://www.aliyun.com/zixun/aggregation/37954.html">nbsp; 斯大林曾说:一个人的死是悲剧,一百万个人的死就是数据.如果拿医学界的术语,这是一种共情疲劳,如果换成时下最流行的术语,就是我们还无法处理大数据. 上周 参加腾讯思享会,主题就是"大数据将如何影响社会变革".场间针对大数据,提出了不同的声音,有"数据孤岛论":现 有的大数据是断裂而封闭的,比如腾讯说自己有某方面的全数据, 但是否